家居百科

妖怪事务员章执意与你成婚营养

2021-01-15 03:23:15 来源: 南京家居网

妖怪事务员 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1342章 执意与你成婚

顾长风毫不在乎的扔出一枚重磅炸弹,将义云炸的思绪全无,竟硬生生让开了一条道。

该死的顾长风,该死的安妙妙,竟然再一次从他面前逃走了。

而这一次,他依旧无能为力。

义云冷冷的看着这两人从他面前消失,看了一眼因一句“千若兰还活着”而陷入僵硬的付瑶,义云恼怒的一拳砸在墙上,硬生生砸出一个坑来,不论如何,当年付瑶一刀扎在他母妃身上,是事实。

千若兰还活着。

他的母妃还活着。

义云盛怒之后,追着顾长风出去。他要问清楚,要知道为什么他的母妃还能活着,而这十二年来,却音讯全无?

是被千傲天藏起来了么?

睿王府火光盛天,到处明亮的犹如白昼。

无数举着火把拿着刀剑的******将睿王府围个水泄不通,睿王府的下人被拿下,正一排排跪在院子两旁,身后的刀剑无情的架在脖子上,一派肃杀之气。

太子端坐正中,手中那把折扇轻轻敲着自己的手心,闭目养神。身后立着那位刚刚跟着睿王的公公。

一身明黄锦袍,绣着少了一只爪的龙,但不仔细看足以以假乱真,看这架势,显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顾长风抱着安妙妙躲在房梁之上,******一院子的人居然没有发现。

义云冷着脸缓步而来,面无表情的在太子面前对立站定,冷冷的看着院子中的一切,周身散发出来的死亡气息无端端叫人不寒而栗,太子收起之前的吊儿郎当,正襟危坐了起来。

还是小看了这个平日里有些不着调的睿王。

太子眯着眼认真打量眼前的人,明明已经一无所有,没想到还能如此正定自若。

勾起一抹笑,太子有些玩味的上下瞧着,仿佛如此。便能将眼前的人看个通透。

如今的局势已然明朗,太子是要造反。

而首要解决掉的人,便是极受皇帝宠爱的睿王。

义云缓缓开口“皇兄如此阵仗,所谓何意?”

他不拖泥带水。他知道安妙妙和顾长风就在房梁之上。

而此刻,他竟愿意与太子周旋,放他们二人出府。

他不得不放人,诚如顾长风所说,若千若兰还活着。他就必须受他们挟持,这比将整个睿王府葬送在太子手上还要令他不由自主。

太子得意嘿嘿笑,看吧,平日里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睿王,也不过如此,还不是乖乖低头,在他面前服软么?

太子慵懒中带着丝丝鄙夷“本宫闲来无事来七弟的后花园逛逛,没想到七弟的后花园也不过如此,连枝好看的桃花都没有。”

寒冬腊月。要看桃花?

太子脑袋被驴踢了吧。

在场的侍卫下人听不懂,义云和顾长风听懂了。义云的王府下人遇上******毫无反抗之力,而桃花,他指的则是安妙妙。

显然他是没找到安妙妙。

他能直言在睿王府没找到安妙妙,那么便是将他王府翻了个遍。自然没放过刚才的二层小楼囚室。

太子的动作这么快。

义云弹了弹衣服上落满的雪花,冷嗤道“寒冬腊月的,太子好雅兴,若要赏桃,还请三日后移驾,臣弟定然叫太子看个满意。”

三日后大婚。新娘便是那桃花。

太子微微眯了眼,轩辕义云,还真敢娶。

太子哈哈笑起来“哈哈哈,七弟还真是好气魄。有道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这边就要折新桃,不怕那昔日桃花断红颜么?”

安洛洛。

太子将安洛洛控制了。

那么整个皇宫,乃至甚至发生跛行、骨折、瘫痪而伏卧。同时产软壳、薄壳蛋玫贵妃,甚至是江南穆家的势力,都被太子拿下了?

顾长风在房梁上一边查看安妙妙什么时候能醒。一边仔细听着他们的谈话。

太子还真有魄力,这么快就将整个皇宫握在手里,只等着最后一棵压死骆驼的稻草来讲义云名正言顺拿下问罪。

而这个罪名,无疑是假的鱼人泪吃死了皇上,弑父的罪名,同时又除了皇上有借口。

太子想的还真万全。

顾长风能想到,义云自然也能想到。

只不过,安洛洛是玫贵妃的私生女这件事,不知道义云知道多少?

回头,该给他透露点消息才是。

义云果然投鼠忌器,太子此话一出,义云面色微变,瞪着太子怒道“你想怎样?不许伤害洛儿!”

不许伤害洛儿……

此时正悠悠转醒的安妙妙正好听到这句话。顾长风悄悄对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动我国也不见得要和他们保持一样。。安妙妙窝在他身上,一脸漠然。

早就知道义云爱安洛洛很深,自己又何必自欺欺人?

其实,这样也好,他们俩互相恩爱,那么玫贵妃害义云的可能性便减少。自己的担心便是多余。

只是,心里那一道伤,谁来告诉她,该如何,才能不痛?

一切不过是个误会。

误会啊。

原来娘根本没有杀千若兰,那一刀下去,不过是想要救中了残心蛊的千若兰。只是晚了一步,被义云打断,没将蛊虫取出来。

眼神飘向底下为了安洛洛而与太子对峙的男人,她多想告诉他,他们之间没有死仇,他们之间的仇恨一直都只是个误会。

可是,她没有机会。

她知道这个真相太晚,太晚了。

太子正嘿嘿怪笑,对义云道“想要救安洛洛和玫贵妃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有少量皇岗110500元/吨。成交较昨日降温偏淡。 镍:今日要拿鱼人泪来换。哦,对了,忘了告诉你父皇已经病入膏肓,陷入昏迷,本宫正着人小心伺候着,就等着你的药来救命。万一这要是耽误了时辰,别怪本宫拿你最在乎的人陪葬。”

太子还真狠的下心。皇帝已经被控制,就是义云手中有鱼人泪,也救不了皇上,更别奢望换那三十万兵马。

而要换安洛洛和玫贵妃的命,则显得简单多了。

义云冷声道“鱼人泪不在本王手上,想必太子早已知道,安妙妙曾说过若要拿鱼人泪交换婚姻。本王不娶她,她是万万不会将鱼人泪交出的。”

“怎会?”太子嘿嘿冷笑,翘起二郎腿,“不是还有瑶妃娘娘么,有瑶妃娘娘这个大活人在,安姑娘不至于罔顾母亲性命,执意与你成婚吧?”未完待续。

呼和浩特卵巢炎
南通子宫内膜炎治疗多少钱
威海妇科治疗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