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奶爸的歼星舰第章地上地下营养

2021-01-15 03:22:36 来源: 南京家居网

奶爸的歼星舰 第0313章 地上地下

“不对劲啊。”混在混乱而喧嚣的人群里,马小灵总觉得哪里不自在。

她抬头看看头顶,除了大屏幕之外空无一物。

再看看面前不远处的舞台,这是整个体育场最前排视野最好的座位,络上定价8888的贵宾票,最高价格炒到过35000元。

但是,这种票注定不是用钱能买到的,而是要通过人脉关系。

薛家在九洲东部有着根深蒂固的关系,薛远山一开口,自然是什么样子的票都能弄到手。

马小灵跑来看公演,自然不是真正喜欢哪一位偶像,她早就过了痴迷偶像的年纪,心中唯一挚爱惦念的只有女儿伊伊。

但她同样是来看樊都灵的。

这个浑身灵气藏也藏不住的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凡都最近一两年各种野生者的异常活动,是不是跟她有关?

马小灵觉得,谜底有可能就藏在这次的公演里。

薛远山坐在马小灵的身旁,和附近座位的人谈笑风生,他似乎认识所有的人,谈吐得当,风度翩翩,至少好几个女孩明确的想要跟他加好友,却都被微笑着婉拒了。

每拒绝一个,薛远山都会探头过来跟马小灵说几句话,似乎在宣示自己的归属。

马小灵很厌恶,终于在又一次的宣示后不悦的道:“薛远山,够了,别在我面前表演这些了,我永远永远永远都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薛远山叹口气道:“小灵,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一片真心呢?从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在马家遇见你,就爱上是农民增收了你,这么多年来无论你身上经历过什么,我都没有放弃。你就算是一座冰山,也应该融化了啊!”

“什么样的真心?死缠烂打的真心,还是背后阴险算计的真心?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你,而且我有了丈夫和女儿,可你收买马如龙,背后陷害高飞,逼得我们劳燕分飞,母所达到的是低水平的、不全面的、发展不平衡的小康。第三步怎么走?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要在本世纪头二十年女分离。这就是你对我的真心?”马小灵几乎就要咬牙切齿了。

如果对方不是薛家的人,不是猎魔人的搭档,马小灵怕是早就忍不住一刀砍过去,让他知道知道马家降魔刀法的厉害!

“小灵,你误解我了。”薛远山一脸真诚的道:“我只是想让你回归你本该在的世界。高飞和伊伊,他们只是你的拖累。你也知道,我当时是手下留情的,不然的话,他们本不该留在这个世界上。”

马小灵笑了,笑的很阴森:“薛远山,你如果敢动他们一根毫毛,信不信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薛远山淡淡一笑:“你想杀我?”

马小灵一字一句的道:“高飞是我的丈夫,伊伊是我的女儿,他们是我的命,如果没有他们,这个世界对我根本没有意义。就因为有他们,我才愿意舍弃我的生活回到马家,愿意为这个世界战斗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我可以为他们替全世界战斗,也不介意为他们跟全世界战斗,你懂吗?”

薛远山无言了:“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马小灵冷淡的丢下一句,再也不想说话了。

……

胜利体育场下面,城市错综复杂的水道纵横交错,如同一座巨大的迷宫。

某个阴暗的角落,居然闪烁着一盏灯。

灯光旁,映着几张兴奋而激动的脸。

亚瑟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引线,还有布满头顶的一颗颗炸弹,很是疑惑的问道:“老鲁,这些能把整个体育场炸掉?你别逗我了,这一共才二十八颗炸弹。”

鲁伟很是鄙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一个旧时代活下来的吸血鬼,一定要跟我讨论炸弹问题吗?二十八颗还是为了稳妥起见,不然的话,只用二十三颗,我就可以把整个体育场炸的灰飞烟灭!”

亚瑟恼道:“你不要讥讽我的年纪。”

“你也不用质疑我的专业。”鲁伟冷哼一声,插上最后一根导线然后道:“老大,搞定了。”

“嗯。”马如龙点点头,看了一眼炸弹的分布:“没问题?”

鲁伟得意的道:“老大,我跟你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本事吗?这些炸弹连锁引爆,可以彻底摧毁体育场的力结构,引发所有看台的坍塌。你放心,只要按下我手里的按钮,上面的四万人一个都活不了!”

在他手中,有一个很简单的遥控器,上面只有一个红色按钮。

看起来简单,却掌握着数万人乃至整个凡都的命运。

只要轻轻按下,啪的一下,所有都完了!

“很好!”马如龙长出一口气,“你们守在这里,我去打。我倒要看看,我绑架了这么多人和凡都的命运,他们敢不敢拒绝我的条件。”

马如龙走远。

鲁伟忽然觉得阴风阵阵袭来,忍不住瞄了一眼旁边的于清和安法制晚报—《广东省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总体方案》已获国家发改委批准金柱,这才觉得安稳了一点。

忽然,他听到亚瑟嘟囔了一句:“什么东西这么臭烘烘的?”

下水道里当然是臭烘烘的,但一股突如其来的恶臭涌来,令人心神十分不安。

鲁伟微微一怔,猛地听到安金柱的大喝:“小心遥控器!”

“啊!”鲁伟双眼猛地瞪圆,忽然看到眼前的虚空撕裂开一个缝隙,从里面伸出一只绿幽幽满是粘液和皱皮的手来,那不是一只人类的手,带着腐烂的恶臭,紧紧抓住了他拿着炸弹遥控器的手。

鲁伟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某种诡异的力量可以穿透空间的束缚来强夺他的炸弹遥控器,一个不留神之下,半只手都被拉扯到那缝隙边缘。

眼看着遥控器就要被夺走,安金柱的怒吼声响起。

“老鲁,对不住了!”

不等鲁伟反应过来,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那是安金柱的杀猪刀,杀过无数头猪,这一次切割的是人。

刀太快了,削铁如泥,何况是肉体凡胎。

刀光闪过,鲁伟的小半个手臂和那抢夺遥控器的手一起落地,缝隙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鬼神辟易的哀嚎,唰的关闭不见了。

“啪嗒”,两条断臂和遥控器一起跌落在地,众人的心都悬了起来。直到看见那红色按钮没有被触动,才都松了一口气。

差一点,他们就和地面上的四万人一起埋葬了。

于清去给鲁伟止血包扎,亚瑟看着满地的血舔嘴唇,安金柱则捡起那节满是腐臭和粘液的断臂,目光森冷的道:“那些魔物,又回来了!”

在场的几内亚官员激动地在举行仪式的酒店大厅内奔跑庆祝。几内亚媒体协调经理卡马拉开心地说

银川哪家男科医院
七台河牛皮癣医院哪家医院好
沈阳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