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天才相士第九十章不打不相识营养

2021-01-15 03:23:31 来源: 南京家居网

人们最在意的却只有一个:符合中国文化的“中文搜索”。盛大核心竞争力是运营能力和运营经验

天才相士 第九十章 不打不相识

林白和何少瑜刚走出包间门,蹲在门外的xiǎo黑就以为这是主子挣回了面子,要带这人给自己赔礼道歉呐,赶紧迎了过来。

xiǎo黑捂着脸苦哈哈看着何少瑜,满嘴跑风道:“何少,就是这xiǎo子不识相,报了您的名号他都不管!”

何少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自己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现在这时候居然还敢这样説话,这不是找打么?

没犹豫,何少瑜一巴掌朝着xiǎo黑甩了过去,虽然何少瑜没有林白那么大能耐,但是xiǎo黑本就是吃了林白两记耳光,现在在被他这么一打,直接摔到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止血的鼻子有开思往外冒血。而且他整个人也被打傻了,怔怔的望着何少瑜,不明白是个什么情况。

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黑子,何少瑜急忙转过头来,看着林白陪笑道:“林少,是我手下眼拙看人不对,还望你大人大量海涵……”

这林白可是自家老头子大靠山的外孙啊,就算是老头子这两年混出头了,但是刘家那位老爷子只消动动嘴皮子,他这位置就不好保得住。更何况自家老头子是刘老爷子的警卫员,单从这个情谊上来説,林白到了番禹,他也得xiǎo意伺候着。

“别林少林少的,燕京城里就听腻歪了,又不是封建时代了,哪那么多少爷xiǎo姐的!”林白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説道。这倒是他的真心话,这某少某少的称呼,真是叫他烦不胜烦。

但何少瑜不这么想啊,他还以为林白心中依旧有气,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搓着手,看着林白尴尬道:“林……林哥,要不这么着吧,您打我一顿消消气?”

听着俩人的对话,不光是躺倒在地上的xiǎo黑彻底愣住了,就连大厅里这些围观的人都彻底愣住了。他们何曾听説过何少瑜有这样服软的时候,在番禹就算是省长的儿子过来,何少瑜都敢不给他面子,那面前这个让他如此对待的年轻人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来头。

“得,就算是我説咱们这是不打不相识,你也不会相信了吧?”林白看着何少瑜淡淡笑道,脸上满是无奈。

何少瑜心里边那叫一个诚惶诚恐,diǎn头哈腰的不知道説什么好,眼看着地上躺着的xiǎo黑一脸懵懂的模样,心里止不住的火气。老子让你来定个包间,你抢谁的不好,偏偏要抢这位阎王的。越想越是火大,何少瑜一脚接一脚的就朝黑子踹去。

黑子此时算是彻底看透了,自己原本以为捏的是个软柿子,却没有想到这一脚踢过去却是一块合金打得钢板。再想到林白刚才出手的模样,黑子心如死灰,自己这次恐怕真是要彻底废了。

“得了,我叫你出来是有事儿问你,不是看你收拾手下……”林白颇有些无语的看着何少瑜苦笑道。

何少瑜这时候才明白林白这意思,冲地上的黑子踹了一脚,借坡下驴道:“没听到林少饶了你的狗命,还不赶紧给我滚蛋!”

林白没理会何少在WEB的目录下瑜这个举动,抬眼看了眼身边,轻声道:“这边人多,找个人少僻静的地方説话。”

何少瑜自是忙不迭的diǎn头答应,却也没见他动静,只是转头扫了一眼大厅里围观的人群。只是这么一眼的功夫,大厅里顿时寂静一片,原本围观的人群顿时作鸟兽散,再不敢在这里停留一分半秒的功夫。

“好大的威风……”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他原本以为四九城里的纨绔就已经够嚣张跋扈了,却没想到这地方上的纨绔比起四九城里的更为嚣张,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大厅里这么多人直接避散。

何少瑜也不知道林白这是夸他,还是贬他,只能摸着脑袋呵呵干笑。

林白沉吟了片刻之后,看着何少瑜轻声道:“你和屋里边那位姑奶奶认识?”

何少瑜原本以为林白把这些人轰散是要敲打他,心里边已经做好了被这位爷收拾的打算,却没想到原来林白叫他出来是问贺嘉尔的事情,心下稍稍一宽,説道:“熟得不能再熟,这贺家大魔头xiǎo时候是没少欺负我……”

原来这何少瑜xiǎo时候曾经被他们家老头子送到过四九城一段时间,他和贺嘉尔年纪相仿,两个人便算是个玩伴。只是贺嘉尔性子乖戾,经常是想出各种办法整蛊何少瑜,甚至一度给何少瑜穿上女装让他扮演个xiǎo姑娘。

何少瑜也没少给这位姑奶奶当做大马骑着畅游故宫,这事儿一説起来,何少瑜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都是血泪史和耻辱史。后来何少瑜他老爹外放到了番禹,何少瑜以为这次总算是放松了,但却是没想到居然今天又见到了贺嘉尔。

“林哥,你是不知道那大魔头当初整我整的多惨,话説回来,林哥你是怎么和这xiǎo丫头搅合在一块的?”何少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话説完之后,看着林白苦哈哈道。

林白犹豫了一下之后,把事情的原委悉数告诉了何少瑜。何家本来就是刘老爷子的故旧,只要他何家还想再往前一步,就少不得要刘老爷子的支持,所以林白也不担心何少瑜有胆量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尤其是这件事情还关系到贺家的声誉。

如果何少瑜有胆量泄露这件事情的话,等待他的不光是刘家,还有贺家的怒火,这一diǎn儿何少瑜心里边肯定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些纨绔比谁都明白他们身上的权利和威势是从哪来的,所以对待这些事情必然清楚无比。

“娶这混世魔头……”何少瑜有些可怜的看着林白,道。

何少瑜比谁都清楚这贺嘉尔的本性,虽然在家里一副乖乖女的模样,但是疯癫起来那是会咬人的,尤其是去国外上了几年学之后,跟着老外那些姑娘学的那更是叫一个可使细菌迅速成为球状体变本加厉。如果谁娶了她,那无异于给家里招了个魔王。

“这姑奶奶要隐瞒自己的身世,你就陪她演下去,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好了……”林白沉吟了一下之后,将自己心里边的盘算説给了何少瑜。

何少瑜一听这话,原本悬着的心彻底落了下来,一拍胸脯,应承道:“林哥,你就放心吧,这事儿就包在弟弟我身上了,我要是露了马脚,你拿大耳光扇我……”

“这可是你説的啊。”林白笑眯眯的看着何少瑜清秀的脸蛋,猥琐笑道。

何少瑜看到林白脸上的笑容,想到了xiǎo黑脸上那悲催模样,心里边一震。往后退了一步,颤声道:“要是那姑奶奶自己发现了马脚,可千万不能怪我,还有……林哥……万一,我是説万一啊,我要是露了马脚,你抽我的时候能不能别像抽xiǎo黑那么狠?”

林白一阵无语,笑着diǎn了diǎn头。

“那里面另外那个女的是?”何少瑜突然想到了包厢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妞儿,便出声问道。

林白犹豫了一下,説道:“那是我相好!”

何少瑜闻言一愣,然后迅速伸出大拇指。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领着恶魔未婚妻,带着相好的出来游玩,试问华夏苍茫大地,除了林白这世上谁还有这样的气魄和能力。

何少瑜正要张嘴感慨上几句的时候。包厢的门被人推开,贺嘉尔xiǎoxiǎo的脑袋从里面伸了出来,看了看林白,又看了看何少瑜,笑眯眯道:“你们俩之间没有奸情吧,要是有的话告诉我,我早diǎn儿告诉xiǎo青姐,让他离开你这个混蛋。”

“老子做什么事情需要告诉你么?”林白伸手冲贺嘉尔比划了一个中指,然后转身走回了包间。

何少瑜讪讪的看了看林白的背影,也要进去,却不料贺嘉尔一闪身从包厢里挤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xiǎo何子,看到姑奶奶怎么这么一幅要死的模样?快给姑奶奶我笑一个!”贺嘉尔一瞥何少瑜脸上苦哈哈的表情,皱眉説道。

何少瑜闻言赶紧挤出来一个笑容,只可惜这笑容比哭还难看。贺嘉尔皱了皱眉头,伸手将何少瑜脸上的模样,硬生生扭出一个笑容的弧度,这才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笑道:“这才是xiǎo何子该有的模样嘛。”

“姑奶奶,您就饶了我吧。”何少瑜强忍着脸上的疼痛,龇牙咧嘴苦笑道。

贺嘉尔撇了撇嘴,淡淡道:“饶了你也不是不行,你给我説説刚才那货是怎么回事儿,你给他説没説我的事情?”

“你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把姑奶奶您的事情説给别人啊,我就是看那xiǎo子有diǎn儿嚣张,就出言diǎn拨了他几句,让他心里边拎清楚这是在谁的地盘上。”何少瑜揉了揉自己被贺嘉尔捏的酸痛无比的脸蛋,苦笑道。

贺嘉尔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拍了拍何少瑜的脸蛋,柔声道:“这才是xiǎo何子嘛,乖乖的听姑奶奶的话,姑奶奶我给你买糖吃!”

话説完,拉开包厢的大门把何少瑜给放了进去。一进屋,何少瑜无意识的看了林白那边一眼,看到林白端着酒新华南昌8月26日电( 胡锦武 沈洋 徐硙)26日从正在南昌举办的2011赣台经贸合作研讨会(“赣台会”)上获悉杯笑眯眯的模样,没来由的摸了下脸,满心的无奈。

自己这是倒了什么大霉,才能夹在这么两尊大菩萨中间陪他们演戏玩?

福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杭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
心力衰竭正确护理
本文标签: